10bet十博官网体育-最新网站

部门学问

    部门学问

    当前位置: 10bet十博官网体育 > 部门学问 > 正文

    朱德总司令清正清廉的小故事


    发布日期:2019-04-19  点击数:

    大家知道,一切腐败都滋生于贪婪、懒惰和高高在上、脱离群众的官僚作风,而老一辈革命家的所作所为却与之相反。位高权重的朱德总司令,在革命的一生中,始终把自己置于普通一兵的位置,在艰苦卓绝的战争岁月里,用镢头翻地、背筐捡粪、挑粮、挑煤、种菜,展现了一个共产党人清正清廉的高尚品德。

    带头参加延安大生产运动

    1935年红一、四方面军会合后,朱德到了四方面军。李平是红四方面军保卫队的警卫战士,分配到朱德身边担任警卫工作。李平三过草地,跟随朱总司令一直到了延安。1983年10月,他向时任《星火燎原》编辑的我,回忆起了朱总司令参加延安大生产的几个感人小故事,至今令我记忆犹新。

    抗日战争时期,为了粉碎日寇、国民党反动派对陕甘宁边区实施的包围和封锁,毛主席号召军民“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在延安开始了轰轰烈烈的大生产运动。

    在开荒种地中,朱总司令像小伙子一样,苦活累活抢着干。每到干活时,年过半百的他,总是首先抢一把最大的镢头,同志们想给他换把小的,总司令说啥也不干,还笑着说:“别看我年纪大,可我的身板结实,骨头硬着呢!”

    在延安,朱总司令拾粪是有名的。天刚蒙蒙亮,他就背着粪筐出去了,到吃早饭时,他总能满满地背回来一大筐的牛粪。

    朱总司令仗打得好,菜也种得好。他种的西红柿有饭碗那么大,谁看了都赞不绝口。中央不少单位还专门组织大家前来参观朱总司令种的西红柿。

    在井冈山时,朱总司令有个挑粮的扁担。在延安,他也有个大生产的扁担。机关每次运煤、送粮,只要有时间,他总是争着干。战士们看他年纪大,总劝他少盛点,可他执意不肯,每次都属他挑得多。看到这个情景,战士们都很心疼。后来大家商量了一个办法,头天晚上就把挑粮的扁担给他藏起来。第二天,总司令发现扁担没有了,到处找。看大家的神态不对,他就察觉到是警卫员在捣鬼,于是也装作没有办法的样子说:“唉,扁担没有了,怎么办呢?只好拿根棍子去挑喽。”警卫员看他真的要拿棍子去挑,只好把扁担还给了他。

    亲自教军民识别野菜

    长征途中,红军的生活极为艰苦,野菜是部队的主要食品。因为不识野菜品种,吃了有毒的野菜,不少红军战士因此中毒。

    何华章是四川旺苍人,1933年参加红军,抗日战争时期任八路军山西办事处内勤警卫,留守兵团卫生部特战员。解放战争时期任旅卫生部政委。全国解放后任南京军分区后勤部长兼政委,新疆军区后勤部副部长。1980年4月,面对我的采访,他回忆起了长征途中朱总司令教大家识野菜的尘封往事。

    1936年5月,翻过横断山脉的党岭山,红四方面军总部在炉霍进行休整。这里人口稀少,根本买不到多少粮食。好在当时正是初夏,地里长满了野生植物,绿油油的一望无边。部队按过去的老办法一一采野菜充饥。不久,就出了一个大问题。不少同志开始头昏脑涨,上吐下泻,病倒了,光何华章班就有四个战友出现了同样的问题,情况紧急。继续吃野菜吧,不知是哪种野菜有毒;不吃吧,只能干等着饿死。总部首长动员大家积极想办法解决问题,身为总司令的朱德还成立了一个“野菜引导委员会”,给大家上课,亲自引导部队如何识别野菜。

    一天,得知朱总司令要在喇嘛寺里讲课,何华章和总部机关的干部战士们都兴奋地前往。院子很大,很快就挤满了黑压压的人。院子前方,有个稍稍高出地面的土台,朱总司令穿着草鞋和带补丁的军装站在台子上,来回走动,精神饱满,只是面颊比以前青瘦了许多。

    朱总司令面前放着一张长桌子,上面摆着一簇簇野菜和杂草。这是讲什么课呢?大家一时猜不明白。这时,朱总司令讲话了,他说:“同志们!今天我不讲军事,也不讲政治,就讲点植物常识。”他慈祥地笑了笑说:“目前的处境很艰苦,还得有段时间用野菜来维持生活。可是野菜不能乱吃,吃错了会中毒的,现在不是有许多同志就中毒了吗?吃野菜是为了生存下去,所以为了革命,大家得学会吃野菜。”

    总司令的声音特别洪亮,他首先拿起几束能吃的野菜,一样样地向大家讲解。这叫东苋菜,这叫马齿苋,这是苦菜,这叫灰条草?然后,他又拿起另外几束粗看起来有点像东苋菜和灰条草的野菜,告诉大家说:“这些都是毒草,不能吃。”每讲到一种,他都把手里拿着的标本举得高高的,唯恐后边的同志看不清。他讲得很仔细,有些不常见的植物,都一一指出它们的特征,反复讲解,从早晨一直讲到了太阳当头。最后,他还再三叮嘱大家:“千万记住,不要搞错了。只要大家不出错,身体不出问题,大家就能度过这段艰苦的日子。”

    下课了,归途中,何华章的心情十分激动,总司令亲切关怀的话语仍在他耳边萦绕着。为了识别野菜和杂草,总司令不知跑了多少个山坡,搞了多少研究。想着,想着,他仿佛又看到了总司令拖着饥饿疲惫的身子在旷野荒郊采集野菜的情景,不禁泪眼汪汪。

    坚决拒收豹子皮

    杨勤生是陕西耀县人。1933年参加红军,曾任洛川游击队队长、红军蒙汉骑兵支队政委、八路军教导大队长、华北军区团长、陕西公安总队副总队长、省军区独立师副师长、内蒙古军区司令部顾问等职。1983年4月,他在接受采访时,也回忆起了朱总司令到南泥湾视察,拒绝部队领导送礼的故事。

    豹子皮是好东西,在物资紧缺的战争年代更被视为珍宝。1941年春天,西北留守兵团骑兵旅教导队到南泥湾开荒种地。那里山高林密,野兽成群。为减少野兽对庄稼的伤害,教导队组织起一个打猎队,打了不少野猪、狼,还有几只金钱豹。

    一天,朱德总司令到教导队视察,他看到院子里的豹子皮,走过去摸了摸,连连说:“好皮子!好皮子!”并关切地向队长杨勤生询问了打猎的情况,还答应给教导队再拨两千发子弹。

    在这之前,教导队的领导就听说总司令铺的、盖的都很单薄,他日夜为革命操劳,身体保养不好怎么行?几个队干部就一起商量,决定选一张豹子皮给总司令用。

    下午,总司令要回延安了。教导队的领导把一张捆好的豹子皮递给总司令,总司令坚决不收,他说:“你们这是做啥子嘛?给我进啥子‘贡’哟?大家党是有规矩的,不兴送礼这一套。我这个当司令的更得带头遵守啊!”总司令指着穿着破旧的教导队学员说:“同志们都很辛苦,穿得却那样破旧。一张豹子皮可以换七八匹布,能做好几套衣服,让我白拿豹子皮,那我不成了‘剥削户’了吗?总司令剥削大家,这多难听啊!”说完,就哈哈大笑起来。总司令走了,教导队的领导捧着豹予皮,感动得都不知说什么好。

    亲自为战士们站岗

    老红军白礼华,安徽滁州人。1933年参加红军,长征到陕北后,在八路军总部当了8年警卫战士。1983年6月,他向我口述了他们几个警卫战士陪着总司令到南泥湾,检查大生产运动路上所发生的几件难忘往事。

    1941年5月的一天,朱总司令带领警卫班的白礼华和小朱、小李及一位向导前往南泥湾踏勘。来到南泥湾中心地带时,已是傍晚,朱老总决定就在这儿宿营。大家找了两个破窑洞,在窑洞里铺上了简便的床铺,吃了点干粮,便休息了。朱总司令和警卫员小朱睡在一个窑洞,考虑到朱总司令年纪大,又奔波了一天,大家就让他睡在窑洞里边的铺上,小朱睡在洞口的铺上。安排好后,大家就睡下了。

    夜里,换岗的时间到了,警卫员小李轻步来到朱老总住的那个窑洞,轻轻推了一下靠洞口床上的“小朱”说:“换岗了!”便回到自己床铺睡觉去了。

    第二天清早,向导起床看见的是朱老总站在窑洞前,就问白礼华和小李:“首长怎么没休息?”大家急忙跑到朱老总面前诧异地问:“首长,您怎么不睡觉?”朱老总微笑着反问:“你们站岗放哨睡不睡觉啊?”这时,他们才发现,警卫员小朱还在窑洞里睡得正香。这下,大家全明白啦。原来,昨晚睡觉前,朱老总和小朱调换了一下铺位,这个情况小李不知道。结果,下半夜被叫醒的朱老总,就给大家站了半宿的岗。

    带领部队种菜消除夜盲症

    侯正果,四川达县人。1933年参加红军,曾任红军大学分队长、政委,八路军团长、分区参谋长,晋冀军区军政干校校长、军分区司令员、65军副军长、国防部第十研究院副院长等职,1961年晋升少将军衔。1982年6月,他也曾满怀深情地对我讲述了长征路上朱总司令亲自种菜的故事。

    侯正果从红军大学政治连毕业后,分配到了红四方面军总部警通营任政委。当时,正赶上部队短期休整,缺少粮食,生活十分困难,很多同志因长期吃不到蔬菜,患了夜盲症。有的人竟然把一群群乌鸦看成了敌人的骑兵,错报了敌情;也有的人把敌人的骑兵当作乌鸦,贻误了战机。朱德、刘伯承、徐向前等首长虽然也想方设法用一些偏方来医治这种病,但效果都不大,唯有多吃蔬菜才是治好这种病的最佳方法。如何解决部队的吃菜问题,成了当务之急。

    于是,朱总司令就开始自己种菜。6月初的一天,朱总司令叫警卫员小胡买来了菜籽,又从老乡那里借来了一张木犁,套上骡子,在驻地墙外的一块空地上亲自扶犁耕作了起来。正耕地时,警卫二连连长丁先德来了。丁连长想,朱总司令为全军的大事日夜操劳,还亲自扶犁耕地,心里过意不去,就再三请求说:“总司令,我来犁吧!”总司令说:“我自己会犁。”丁连长还是不断请求,朱总司令微笑着说:“小丁呀,你不晓得吧,耕地、种菜,我都是内行呦!”说完,朱总司令坚持自己把地给犁完了。

    第二天,总司令又叫警卫员借来了几把锄头,和大家一起把地整好,撒下菜籽,又用脚踩了一阵子,浇了头遍水,这才回去休息。此后,总司令每天都早起晚睡,细心察看菜地的情况。小苗出土后,总司令亲自浇水,细心管理。

    当时,侯正果还搞不清楚,为什么总司令那么辛苦,还要亲自种菜?就去问警卫员小胡,小胡告诉他,总司令说:“同志们得了夜盲症,主要是吃不到青菜,缺乏一种维生素,蔬菜里就含有这种东西。要治好这种病,就得多吃一些蔬菜。有了蔬菜,也能以菜代粮。要解决吃菜问题,就得自己种啊,干什么事,领导要带头,领导一带头,大家就会跟着做。”

    侯正果深受启发,回到营部后,和营长一商量,就发动全营的同志,都动手种起菜来了。

    不久,总司令和警通营种的菜长起来了,绿油油的,十分好看。一天,朱总司令对小胡说:“过几天,大家要出发到甘孜与二方面军会合了,明天咱们把菜地施一些肥,浇一次透水。”小胡听说要出发,对总司令亲自种的菜地有些留恋和惋惜,就说:“大家把青菜拔点吃吧!”总司令说:“不,不能拔!菜苗还小,拔了太可惜了。”第二天,小胡又对总司令说:“好容易种了点菜,马上又要出发,还是拔几棵尝尝吧!”总司令和颜悦色地对小胡说:“不能拔,大家走了,还有后续部队来这里驻,留给他们吃吧!”停了一会儿,又接着说,“就是大家的部队不在这里驻扎,还可以留给老乡们吃嘛!”小胡听了,思想并没有全搞通,仍然站在一旁动也不动。总司令走上前去,轻轻地拍了拍小胡的肩膀,亲切、耐心地说:“小胡同志,大家共产党人,做事要有前人种、后人收,前人栽树,后人歇凉的精神。大家种菜是为部队所需,为人民所想,留给后续部队吃,不是很好吗!”

    朱总司令这番感人肺腑的话,对大家教育很大。侯正果回到营地,把朱总司令的话对全营同志讲了一遍,大家都自觉地管好地,准备向后续部队移交。

    7月24日,警卫二连丁先德连长按照朱总司令的吩咐,把总司令种的菜地移交给前来驻防的31军91师271团2营的李文凯引导员。李引导员看着这片管理得很好的菜地,激动得紧紧握住丁连长的手,感慨地说:“好,大家接收后,一定要好好管理,像总司令那样,想部队所想,急全军所急。”从此以后,后续部队的同志也都在驻地动手种起了菜,不仅解决了自己的生活困难,治疗了患有夜盲症的干部战士,还为当地的群众解决了生活困难。

    • 官方微信

    • QQ公众号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